行业新闻News
打印本页内容

车企告别2019: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花式结盟御寒冬

 点击:次  发布日期:2019-12-25 10:22    发布人:admin

2019年整个汽车行业如履薄冰。在销量持续下滑、资金链慌张的大环境下同时要应对来自新四化(电动化、自动化、共享化、物联化)的应战。汽车行业兼并、混改、倒闭的步伐正在加速。面对新的变化,强势车企也在寻觅协作同伴,选择抱团取暖来抵御危机,有车企则积极引入投资者,为公司带来新颖血液的同时,更为公司刮骨疗伤,另外一些企业则不得不面对被市场淘汰的命运。

  回忆行将过去的2019年,对任何一家车企来说,都存在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  车企抱团结盟,应对新四化应战

  随同着新四化的到来,汽车产业正迎来剧变。

  这一年,电动化、自动化等新技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入汽车行业,加速了传统车企向新四化转型的速度。面对将来诸多应战,车企抱团取暖正在汽车圈演出。

  10月31日,标致雪铁龙集团(下称PSA)与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(下称FCA)双双宣布联姻。历经2个月后,双方兼并一事进入本质阶段。12月18日,FCA与PSA签署了一项具有约束力的兼并协议,规则双方业务以50:50的比例兼并,以发明全球销量第四、收入排名第三的汽车集团。

  在业内人普遍看来,两大巨头的兼并背景是当前汽车行业面临转型压力以及经济下行。FCA与PSA兼并是为了更好的降本增效,以应对新四化的应战。

  FCA和PSA在公告中也表示,估计从第一年起,技术、产品、采购战争台相关的协同效应将产生正的净现金流,到第四年将完成约80%的协同效应,俭省本钱约28亿欧元。受益以上协同效应,兼并后的新集团,将提供一个宽广有力的平台,以此促进新集团业务在新能源汽车、挪动出行、自动驾驶及车联网方面转型。

  事实上,面对新四化转型的迫切需求及昂扬的人力本钱,传统车企正面临转型阵痛,经过裁员的方式紧缩本钱的同时,更看重联盟的效果。

  丰田汽车今年官宣与比亚迪(47.220, 0.44, 0.94%)组建合资公司,结合开发电动车,宝马与长城汽车(8.860, 0.12, 1.37%)共同推进MINI全面电动化的转型,而今日,上汽集团(23.560, -0.06, -0.25%)广汽集团(11.360, 0.07, 0.62%)也宣布签署协作框架协议,讨论在技术研发、资源协同、投资规划、市场拓展、商业形式创新及国际运营等范畴展开协作。

  单打独斗的时期曾经过去,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屡次表态,“将来只要2-3家车企可以在剧烈的竞争中存活下来。”在收买收买沃尔沃汽车,入股戴姆勒集团后,他表示,“全球汽车行业面临宏大创新机遇,各个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博得这场战争,我们必需刷新思想方式,与朋友和同伴结合,经过协同与分享来占领技术制高点。”

  引入新颖血液,奇瑞、长安走向混改

  2019年,除了FCA和PSA胜利抱团之外,奇瑞、长安混改也终于在今年年底尘埃落定。

  两家车企走向混改之路有一个共同点——“缺钱”,过程也同样迂回,均阅历流拍。以奇瑞为例,截至今年6月30日,奇瑞控股的净利润为-1.56亿元,资产总额为904.18亿元,负债总额达685.08亿元;奇瑞股份的净利润为-13.74亿元,资产总额为830.82亿元,负债总额到达622.94亿元。

  奇瑞在公告也坦承,此轮募集资金将用于归还对奇瑞股份的负债以及奇瑞控股现有业务、新业务的开展及日常运营。

  最终,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:青岛五道口)成为参与奇瑞混改项目的新投资方。近日奇瑞混改已进入本质阶段,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均发作多项变卦,其中青岛五道口已变卦为奇瑞控股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达46.77%;注册资本也由42.78亿元变卦为61.99亿元。

  另一边,长安增资扩股完成后,长安汽车(9.670, 0.00, 0.00%)对长安新能源的持股比例由100%降至48.95%,由此丧失绝对控股权,而长安新能源也将由公司全资子公司变为联营公司。

  关于奇瑞和长安而言,引入新的投资方能够处理眼下的资金问题;同时,注入新颖血液,有利于树立更有效的现代化企业管理构造,以应对新环境的革新。

  淘汰赛加速,边缘车企退出市场

  相比上述企业抱团取暖,胜利引入投资者,有些企业则在大浪淘沙中被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依据中汽协数据统计,我国汽车产销量已连续17个月同比下滑,2019年1-11月汽车销量同比降落7.9%。就连此前销量一路飙升的新能源汽车其产销量也迎来五连跌。

  而市场环境的变化,加上合资品牌价钱的下探,自主品牌生存空间不时被挤压。据统计,自主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持续降落,市场占率已跌破40%红线。

  不只如此,据麦肯锡数据显现,自主品牌头部企业乘用车市场集中度逐年提升,吉利、长城、长安等8家企业市占率由2016年64%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近80%。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曾表示,当前的汽车市场场面复杂多变,竞争主体也从单一向多元化来停止演进,优胜劣汰愈加明显,中国汽车的品牌50%将很快被淘汰。

  而今年第一个退出历史舞台自主品牌则是曾经的国民轿车夏利汽车。在变卖多处资产也无法挽救时,一汽夏利(4.820,0.44, 10.05%)最终走向卖壳之路。

  同时,在残酷的市局面前,不只是自主品牌如此,PSA集团在华的合资公司长安PSA也未能幸免,在常年亏损后,中外双方股东长安汽车及PSA集团均方案出卖长安PSA所持股份,这意味着合资公司长安PSA行将闭幕收场。

  显然,车企淘汰赛正在加速,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力帆、众泰、华泰、猎豹等四家车企濒临破产,虽然上述企业纷繁发布公告辟谣,但从市场终端销量和上市公司财报来看,生存状况确实不容悲观。

  汽车企业作为中央征税大户,同时带动上下游产业、处理大量就业,曾是中央政府重点支持对象。但不靠本身提升竞争力,参与市场竞争,为本人造血,单靠政府救济究竟是无法处理问题,毕竟优胜劣汰是生存规律。